一只不予猪 .

抹黑TFB杀无赦

影子

只是一篇随笔
校园欺凌为题


他是一个从外地转校来的小伙子。


口音与当地人不甚相同,说话从来都是轻声细语,怕吓着别人的样子,或许是声线原本就细细的。待人十分友好,有时候想逗人开心便会装娘娘腔。也喜欢和小伙伴结伴去球场上驰骋。他同我的关系也不错,与他相处很舒服。


“你想不想吃糖呀?我明天给你带。”
“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噢。”
“我当然相信你了,你是我的朋友呀。”


可是有人不喜欢他。


我不明白,为什么这么温柔的一个男孩子,会有人讨厌。


他们对这个男孩使用各种污言秽语,他们还强迫他花钱给自己的游戏账号买所谓的“皮肤”,强迫他做不愿意的事情,甚至恶意扯下他的衣服,拍下照片发到班级群。只要他稍有哪里不如意,一个拳头便会直接落在他身上。


他额头上的疤,是他们的杰作。

她们也好不到哪去,之前收了他一大把的糖果,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,嘲笑他娘娘腔,毫无阳刚之气。嬉笑着往他的抽屉里倒水,三番两次将他的书包扔进垃圾桶里,他不服气反驳了几句,换来的却是被撕掉的所有复习材料。

他成绩不好。

“你不值得被相信。”
“大家对差生肯定有针对。”
“不想读书,你可以回家。”


这是他去告状后,老师对他说的话。


还有一次,我看见他被他们团团围住,他无助地瘫坐在地上,眸中满是恐惧,不停地摇着头,颤抖着一遍一遍地重复“不要”,一个垃圾桶赫然被提起,下一秒盖在了他的头上。


桶中的垃圾倾泻而出,几个纸团落在他的肩膀上,辣油沾在他的脸上,饮料罐子里残余的液体浸湿了他柔顺的头发,顺着他的颧骨滴滴答答地淋下来。


我看见他薄唇轻启,却没有出声。


我知道了,他在说——

我恨你们。


可一向与他关系很好的我,却不敢站出来为他撑腰。


后来,他学了我们这里骂人的方言,从一个懂礼貌的孩子,变成一个满口脏话的混混,在很多事情上,他选择以暴制暴。

与我也渐渐疏远了。


他为了保护自己,竖起了身上的刺。

又是拳头与肉体碰撞的声音,可这次倒在地上的人却是他,他无力地背靠在墙上,额角留下的是触目惊心的深红,嘴角却依然微挑,挑衅地注视着对方。


他为什么还笑得出来。


我看到施暴者也受了伤,此时凶神恶煞地瞪着他,接着揪住他的衣领,竟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,拳头眼看着就要往他的脸上抡去。


“住手!”

我听见自己大喊了一声,接着双腿便不受控地奔向他。


很多年后,一个老友问我,当初为什么要帮他。


我说——

“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”


我想替他撕开一条裂缝,放进一丝光亮进来。

救赎他。

【开心×时分】篮球少年的答非所问

甄开心×时分

这对超好吃的

不刻意卖腐 流露出的都是zqsg


真.幼儿园文笔

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

我不是个合格的写手

轻喷 谢谢您叻

有什么问题的话,还是请一定要告诉我!!!



甄开心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和时分这么要好的,只记得做什么事情都会下意识地叫上他,身边的人非他不可。长得像他的不行,比他优秀的不行,郝仁不行,是他本人才行。



“开心,打球去。”

“分哥走起!”



每次打完球,都是甄开心请时分喝的水。



“开心学长,您也请我喝瓶饮料呗。”

“你都这么胖了你还吃!拒绝。”

“学长……你都请时分喝多少次了。不然我就吃根冰棒行吗?”

“你又不是时分,我才不要请你。”



时分倚在篮球架旁喘着气,一口气还没上来,见此景差点又乐岔气,头上挺立的呆毛随之抖了几下。



何二蒙表示哭晕在厕所。



“时分,你要的冰可乐。”

“谢谢你啊开心。”



时分手中那瓶可乐超冰的,甄开心特地从冰柜最底层给他挖出来的。



猝不及防,篮球少年的左脸顿时冰凉刺骨。



“时分,你冰我!”



环绕在瓶子周围的霜雾被体温融化了一大片,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甄开心的脸颊滚下来,一股与冰凉不同的暖意贴近他的脸——是时分的手指。水珠被时分的指尖所拂去,取而代之的,是莫名泛起的红晕,一直蔓延到耳根处。



“替你擦了。”



见甄开心依旧一言不发,时分只当他是生气了,又碰了碰他的胳膊肘,“你在生什么气啊?”



“时分,我现在心跳得好快。”

“傻大个,今天篮球打猛了吧,下次别这么拼了。”

“可是我喜欢它啊,所以才拼命的。”

不对,不是篮球,是时分。



甄开心暗自侧过脸,映入眼帘的是时分带点婴儿肥的脸蛋,钻入耳里的是时分自顾自的说话声。



嗯,是他的卧底船长没错了。



我叫甄开心,我喜欢时分。这辈子只认时分一个。



这个想法在还未形成的时候,便注定它会在甄开心的脑子里根深蒂固。



自那以后,甄开心对时分越发的好起来。上课偷吃的小零嘴儿,下课口渴喝的饮料等等,无不例外是甄开心买给时分的。一天上课,甄开心正处于昏昏欲睡之中,时分忍不住打趣他。



“开心,你最近怎么对我这么好?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”



“啊什么……没有啊……我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时分的事情。”



甄开心早已困迷糊了,强撑着自己与时分对话,接下来答的却都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话。



“开心,你看卢老师在扣鼻屎!”

“我们去吃饮料罐吧,时分。”



“优乐在跟郝仁悄咪咪地说啥呢?”

“这家的东西不好吃。”



“开心你看,万岁也快睡着了。”

“我在普通中学读书,好哥们是时分。”


看着甄开心已经闭上双眼,嘴里却还细细碎碎地发出声音,时分忍住了赏他一个暴栗的冲动,打算就这么继续玩“答非所问”。



“今晚去不去我家?分哥请你吃鸡架子火锅。”

“我昨天有洗澡啊。”



“开心你过去点,我快被你挤下去了。”

“分哥,我想……。”



甄开心这句话讲得有点太小声了,时分听得不是很清楚,便把桌上的历史书立起来,然后趴下往甄开心这只傻了吧唧的哈士奇那凑,“开心你刚说什么?”



“我想亲你。”



啾。



那节卢老师的历史课上,右脸柔软的触感让时分铭刻在心,就算肇事者突然来了那下然后就倒头呼呼大睡,也忘不掉了。



那是属于甄开心的温度啊。



OVER



【开心×时分】

我闭上眼睛贴着你心跳呼吸
-而此刻地球 只剩我们而已

      《爱你》

【开分】

甄开心:时分,你刚说打完球 请我俩煎饼,我觉得不够

时分:不然你还想要什么啊?

甄开心:想要你亲我一口,答不答应?

时分(咬咬牙):……行!!

【开分】

    嘤心疼开心,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儿,哽咽太揪心了。

    他肯定超喜欢时分的w
   
    甘愿为他放弃自己最爱的篮球,甘愿为他错过对自己很重要的比赛……
   
    开心的底线…是时分对叭。